清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761|回复: 0

[咨询] 黄帝所“合”之“符”为兵符

[复制链接]
曲辰 发表于 2019-4-19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帝所“合”之“符”为兵符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战蚩尤与战炎帝之后,四方征战,以消除战争隐患。尔后,“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其叙述之先后,其因果之关系,其文义之表达,本已极其明白。但是,在黄帝史事上,却几乎没有不争论之处,没有不被曲解、附会、误释之事,真好像对于黄帝史事不搅它个一塌糊涂,就不过瘾似的,以至于我们连此明确无误的记载,也须加以考证、论理、而证其明。
        就说这个“合符”吧,有人认为,合符之符,非兵符信契,而是一种“符瑞”。司马贞引《洞冥记》中东方朔之语,说什么釜山在东海大明之墟,“山出瑞云,应王者之符命”①,这种说法当然是不正确的。我们认为,这里所说的就是符节、符契之类信物,即兵符。《文心雕龙》曰:“符者,孚也。征召防伪,事资中孚。三代玉瑞,汉世金竹。宋代从省,代以书翰矣”②。古之兵符,制作用材有:竹、木、金、铜、玉等,大小各异,刻为龙、虎之状,一体分作两半以用。用时一半由帝、王、将、帅交予守关者,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另一半留在帝、王、将、帅之类统领全军者的手中,待发出号令之际交给征将、通关送牒等具体执行任务者手中,以作具体执行任务的受命之凭
————————————
        ①  《史记•五帝本纪•索隐》。
        ②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九十八》。




证。届时合符相验以防作伪:凡两半相合后,大小、材质、外形、纹饰,浑然一体,天衣无缝者为真,兵可调,粮可发,关可通。否则为伪、为诈,就会被阻、被捕、被绳之以法。待一个战役结束后,举行一个仪式,执行任务者,以及具体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各都交出自己所执的一半兵符,使原先战役开始时最高统帅所发出的所有兵符,都两两相合,交回给最高统帅收藏,以备再用。此即谓之“合符”。
        在一个具体的战役而言,这种合符仪式就相当于庆功会。轩辕黄帝在战蚩尤、战炎帝之后,如太史公之记,黄帝对神州大地东、南、西、北四方大小部落方国的征战全部结束后,择日在釜山集会,举行一个仪式,将所有派将征战时发出的兵符一一相合而验后收回,表示征战结束、神州大地从此完全一统,这是一个盛大的庆典。
         黄帝四方征战,正是《商君书》中所指的“以战去战”行动,《孙子兵法》、《万机论》等书所谓的“黄帝战四帝”,或“黄帝胜四帝”之事。“四帝”之指,是有熊国四周之帝,而不能机械地理解为黄帝战胜“四个帝王”。此中的“帝”与后世之“帝”不同,氏族联合为部落后,其行政首领称“后”,军事首领谓“帝”,稍后的部落方国军事领袖也称之曰“帝”。这个“帝”之所指,也就是司马迁于《史记•五帝本纪》中所称的“诸侯”。
        黄帝东、西、南、北四方征战,同战蚩尤、战炎帝是有着战场所在、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的:战蚩尤、战炎帝,都是被动地应战,因为战端的挑起者是蚩尤与炎帝,战场都是在轩辕之丘南面。其作战都是由黄帝亲自指挥;而黄帝的“胜四帝”,则是四面出击的一种远征,这就不一定所有战事都是黄帝亲自率军前往、亲自指挥了,而大多是派将领兵出征而完成。如此,不用兵符是根本不可能的。而要用,发出去,征战结束后各各回到涿鹿的轩辕之丘,就有着一个收回所发兵符的问题;黄帝战蚩尤,战炎帝,战争虽然规模比起四方征战来要大得多,其进行之中要惨烈得多,但臣下为叛,胞弟挑战的内乱,虽胜犹悲,自也不会举行一个什么样的仪式来庆贺一番。而黄帝四方征剿,一统神州大地,就是十分重大的喜事了,择日选地,聚集所有出征凯旋的将士,举行合符仪式隆重庆贺,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所以,合符釜山,并非无关紧要的一般性历史事件,而委实是我中华五千年历史上的第一个开国大典及其盛大的阅兵式。
         今涿鹿县的任昌华吹捧蚩尤,为黄帝镇压了的叛臣蚩尤平反,提出一个“炎帝、黄帝、蚩尤三祖”论,说黄帝的“合符釜山”,就是与炎帝、蚩尤合符,搞“和谐”,实现民族大团结。因而在历史遗址的宣传中,绝口不提涿鹿两战,这种为着某种政治图谋而故意篡改历史,就闹出历史笑话了:
        因为,这样说,不仅以合兵符解释不通黄帝“合符于釜山”的事。就连用“符瑞之出”,或者如虞舜与臣下的“辑瑞班瑞”也是解释不同的。难怪有视察工作的领导同志就问:“你们知道蚩尤是怎么死的吗?”“你们讲黄帝与蚩尤‘合符’,这是在蚩尤生前呢?还是在蚩尤死后?”“三祖论”者对于这样简单的询问,直到今天也没有回答出来!
        黄帝合符于釜山的史事,合的是兵符。这是黄帝从重臣握兵可叛,亲人拥兵谋私,同样会发动战乱,由此而派兵东至于海,西至于空桐,南至于江,北达溯漠,凡“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之后才有的事,它与炎帝、蚩尤都毫无关系。
         黄帝肇建国家制度,定都于轩辕之丘(现在称“黄帝城遗址”),这本身就有一个统一度量的具体问题,所以统一烧制量器“鬴”以发往全国各地,是很自然的事。鬴烧制完成在未发到各地之前,必亦堆积如山,这就是黄帝城遗址所在得名“鬴山”的原因。因为陶制之鬴易碎,到了战国时代,就改用铁铸,其度量不变,由此就有了表示为金属制品的“釜”字创造和使用,至秦汉间,人们又制造一种圆底铁锅,也称作“釜”。由是,“釜”成了常用字,而“鬴”则成了人们不用的冷僻字。太司公述史,亦就用其时通用字,记“鬴山”为“釜山”了。
        黄帝合符釜山,其所合者为兵符。

          (此为2016年1月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被曲解了的古史地》一书之一节,始于第131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家口新闻网 - 清水社区 ( 冀ICP备13000906号-1 )

GMT+8, 2019-5-20 22:18 , Processed in 0.05112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