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4510|回复: 1

[咨询] 《中华因何祭轩辕》一书连载之第37至38节

[复制链接]
曲辰 发表于 2018-11-30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曲辰 于 2018-11-30 11:05 编辑

第三十七节节:淫祀泛滥的历史根源


            祭祀,是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
          文化对于人类的社会思想行为之影响,是极为重要的,它既可以影响着人类社会一步一步地走向和谐、文明,也可以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改变人的心性,倒退到自私自利、弱肉强食的野蛮状态。文化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是通过潜移默化地蔚成一种社会风气,造成人类心理素质上的改变之后,从而影响社会的前进与后退、文明与野蛮、团结与分裂、科学与迷信的。所以,任可文化现象对社会的影响,在当下,人们是看不出它的重要性的。文化对社会的影响,是历史性的,这种影响一旦形成,一般很难做到在短时间内得以改变。
          现在,可能是淫祀泛滥最为严重的一个历史阶段,我们提到的“三祖”论及其种种行为,只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而非社会全部。在今天,淫祀的泛滥,已达到一种人们见怪不怪,不知其害的程度。对此,我们可举以下事例而为言:
          一、滥建黄帝陵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崩,葬桥山”。依甲骨刻辞、《山海经》《归藏》、《春秋命历序》、《世本》等所载与互证,这个桥山在今河北省涿鹿县。其地名演变为:穹山→穷山→桥山①。
现在所见商代帝王祭桥山黄帝陵刻辞有:
          戊戌卜,侑伐,父戊用牛于穹②;贞帝穹③;辛未卜,亘贞乎先穹④等。
————————————
       ① 详见:曲辰著《黄帝与中华文明》,中国华侨出版社2004年版第二十章《桥山考辨》。
         ②《乙》五三二一。③《乙》四八三二。④《存》二·四八四。

陕北原中部县明朝洪武四年后所建黄帝陵庙.jpg
而北魏的道武帝、明元帝、太武帝、文成帝都曾多次“幸涿鹿,登桥山,观温泉,使使者以太牢祠黄帝庙”①。明洪武四年以后,兴建了坊州中部县黄帝陵。现在,则又兴建起陕北子长县黄帝陵,甘肃省正宁县黄帝陵等。
    陕北子长县新建“黄帝冢”门阙.jpg
建黄帝陵与建黄帝庙的性质是大不相同的,建黄帝庙供奉轩辕黄帝,是正常的,任何地方建黄帝庙都不能言之为造假,也没有篡改历史之嫌。而到处造“黄帝陵”以言是轩辕黄帝“真正”葬处,就是篡改历史的造假行为了。因为,历史上只有一位轩辕黄帝,其真正的长眠之地,只能是一处,如果造出一百处“黄帝陵”来,就有九十九处是假的。假做真时真亦假,黄帝城西北二十华里的桥山黄帝陵,虽商代祭祀甲骨刻辞存在,秦、汉、北魏帝王频繁祭祀的时间、地点、礼制载于史册,但至今无人重视,就是到处制造假黄帝陵的影响所致。
———————————
         ① 详见《魏书·帝纪》及《礼志》。
陕北子长县新建“黄帝冢”及庙.jpg
甘肃省正宁县新确定的“黄帝冢”.jpg

甘肃省正宁县新建黄帝庙.jpg
          二、淫祀泛滥
           说到违礼淫祀,则其例不胜枚举。如:                        
              陕西省黄陵县、河南省新郑市、浙江省缙云县、安徽省黄山市,都祭黄帝言是黄帝“故里”及葬处;湖南省的株洲市,山西省的晋城市、高平市,陕西省宝鸡市,湖北省随州市及神农架,都祭炎帝;贵州丹寨、山东阳谷、湖南花垣、重庆彭水、四川宜宾、河南平顶山,都争相祭蚩尤;河南省桐柏县、驻马店市、泌阳县,贵州省六盘水市,广东省郁南县,都在争祭盘古氏;安徽省巢湖祭有巢氏;
          甘肃省的秦安县,湖北省的竹山县,山西省的洪洞县,陕西省的蓝田县,河南省的济源县,湖北省的竹山县,河北省的涉县,纷纷祭祀“用黄土造人”的女娲氏;陕西省蓝田县华胥村祭华胥氏;甘肃省天水,山东省济宁市的邹城,河北省的新乐,都在公祭伏羲氏;浙江绍兴、四川北川、汶川,陕西韩城,安徽蚌埠、怀远,湖北武汉,甘肃渭源,都在祭大禹;陕西岐山、四川雅安公祭周公;山东新泰,河南焦作、濮阳公祭柳下惠;陕西周至县,河南鹿邑县、洛阳市,福建泉州市,甘肃临洮县,河南灵宝县,都在祭老子;安徽蒙城祭庄子;山东临淄祭管仲;山东邹城市、菏泽市,天津市祭孟子;湖北宜昌县、荆州市、当阳市,山西运城市、太原市,都争相祭关公;山东省沂南县,河南省南阳市争相祭祀诸葛亮;安徽合肥祭包公;四川广元与山西汶水争抢武则天的故里而行祭祀;浙江江由祭哪吒……
          不论是省、市、县、乡任何一级,也不论所祭祀的对象为谁氏,都大肆争请海内外名人闹“效应”,请各级新闻媒体做宣传,造声势,冠之以“中华”,谓之以“国祭”,并投入大量资金、修陵、建庙,无所不用其祭地“创品牌”!
山东阳谷新建的“蚩尤陵”.jpg

湖北神农架祭炎帝.JPG

河南桐柏祭盘古.jpg



安徽省巢湖祭有巢氏.jpg

甘肃秦安祭女娲.jpg

陕西蓝田县祭华胥.jpg

甘肃天水祭伏牺.jpg
陕西岐山县祭周公1.jpg

河南鹿邑县祭老子.jpg



陕西韩城祭大禹图片.jpg

河南濮阳公祭柳下惠图片.jpg


湖北当阳祭关公图片.jpg


陕西韩城祭大禹图片.jpg


          三、淫祀泛滥的社会历史根源
          当今淫祀泛滥,不知是否“绝后”,但确实空前!那么,是什么原因致使如此呢?粗略分析,有以下几个社会历史原因所致:
          ⑴ 撤消礼部的因素
          礼,本之于太极,依之以阴阳,与法律互为左右,是教化人类社会各个阶层之人的行为规范,是进行克己的一种仪表形式。所以,它既要与时偕行,随时代变化、依社会的历史进步而不断更新其形式与内容,又必须由国家行政部门作为社会政治的重要方面加以规范和倡导,才能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所遵从的一种风俗习惯。中国之所以成为世界上著名的礼仪之邦,就是由国家设立礼部进行管理的结果。然自推翻帝制,取消了礼部,并不断批判礼教,不但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出现了礼仪淡化和忘却的现象,对于国家祭祀这种最大、最高层级的礼仪,亦变得茫然无知了。所以,在祭祀上,谁想搞就搞,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淫祀泛滥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⑵ 史官制度遭受破坏的恶果
          中国在先秦是有一个完善的史官制度的,并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记述国史。至汉代,帝王们为了一己之私,破坏了神圣的史官制度,如班固、魏收之类品德不强的人充任史官,秉笔直书史事便在一定程度上做不到了,再加上皇甫謐、罗泌之类,东拼西凑兼加臆想地胡乱编写《帝王世纪》、《路史》等书,就直接搞乱了中国的上古历史。
          ⑶ 疑古与反疑古的极端行为造成了历史认识混乱
           中国的历史研究,是有其成就的,但从总体上说,则一直缺乏一种科学的唯物辨证精神: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使中国历史古籍遭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大洗劫。西汉以来,为了弥补这个焚书造成的史籍之缺,曾经发动民间献书于官府的活动,这确实挽救了一些濒临失传的古籍,但这也客观上引起了一定的史籍造假,认识上形成了是“古”皆信的社会风气;宋代以来,当有学者认识到古籍之中确有一定伪书存在而辨伪,于是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认识上出现了“是古皆虚”,学术研究走向了辨伪成风的状态。
           清末,由于清庭腐败无能,中国科学技术发展落后,外国列强欲入侵并奴役我中华民族,就有为侵略者服务的文人,千方百计抵毁中国上古历史,以影响中华民族的历史自信和文化自信;而中国学者亦认为中华历史不好、文化不好,进行批判。由是,疑古学派产生。一时之间,倡之者以为荣,从之者以为幸,竟闹出个“东周以上无史”论。对于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轩辕黄帝及其史事,则被称之谓“神话人物”、“神话传说”。当着唯物求实的考古学,以田野考古研究学术成果证明了《史记》等书所记中国古史有据之后,又反疑古,走极端,形了一股是古皆信的坏风气。有编写《三皇史》的,有将古人作原始社会历史分期的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亦当成具体的历史人物的。然而,对于轩辕黄帝,则又按着中国文化西来说的学术观点与名词,作毫无历史根据的图解,说轩辕黄帝是部落首领,是自西方迁徙而来,也就是“西夷族”;而对于史籍明载黄帝派遣其子治理少昊地方的青阳,则被称之为“东夷族”部落首领。如此混乱的历史认识一旦与地方经济利益结合起来,淫祀成为一股社会风气,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⑷ 文化商品化对社会政治带来的危害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要建立市场经济,所以社会生产、生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非常必要的政治措施。但是,在一些地方,为着某种地方利益,也就产生了将文化商品化的现象,一些地方提出了什么“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口号。文化本来是统摄历史、地理、天文、自然、政治、经济等人类生活所牵涉到各个方面的学问,而“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口号,则将文化变成了经济生活的敲门砖、垫脚石!如此,国家历史的、现实的、核心性的价值观念便被巅覆,一些为赚钱服务而迎合某种低俗和不健康的书刊、娱乐节目等,便堂而皇之出现在社会上。祭祀的头柱香有竞拍为1500万元的,国家贫困县斥巨资建庙、塑像、祭神,亦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这些都是地方上某些领导人为搞政绩而闹出的花样。这些淫祀活动除互相争抢某位历史名人户籍、葬地之类,篡改和编造“历史”、造成人们对历史的怀疑,破坏中华文化的伦理、道德、是非、价值观念,劳民伤财地热闹一番之外,绝大多数是收不到什么良好的经济效益的。
          文化,从广义上说,是为人类社会行政治理所服务的,是为社会政治而促进其科学、文明、和谐、有序地发展服务的。而将文化商品化,就会出现为经济利益而牺牲国家的政治利益与核心价值观念,直接对社会政治带来极其严重的危害。这种危害在当下、在眼前、是并不明显的,而其一旦形成一种不良的社会风气之后,就会很难在较短的时期得以克服和纠正。这亦就是数千年以来,在中国的历史上,凡是注重政治的帝王,都无一例外地反对淫祀的重要原因。

 楼主| 曲辰 发表于 2018-11-30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曲辰 于 2018-11-30 11:15 编辑




第三十八节:台独国师“作法”,供奉历代日本天皇


          吹捧叛贼的“三祖”宣传,从一开始就被陈水扁的“总统顾问”、民进党尊称的“台独国师”、台湾第一大神棍张益瑞给盯上了。于是,就有了张益瑞来涿鹿选址建蚩尤祠、炎帝庙、“黄帝殿”为台独作法,为蚩尤招魂、与韩国合作污辱中华民族文明始祖轩辕黄帝、供奉朝鲜(韩国)历代君王、历代日本天皇、供奉“台独国师”等一系列活动,完全、彻底地将“三祖文化”实质内容变成汉奸卖国文化!
          2002年10月4日张益瑞经过反复选址,在涿鹿县塔寺西面的盘古寺山下建蚩尤祠。
          按着中国习俗,凡庙宇一般都是坐北朝南,红墙黄瓦。而张益瑞盖的蚩尤祠、黄帝殿都是坐西偏北20度 c~ <1-':  ,与涿鹿看台湾的方向一致,只有上七旗的炎帝庙,因为要盖成坐西北朝东南的庙,拆民房遇到了强烈反对,才盖成了坐南朝北;蚩尤祠等建筑全部是代表民进党的深绿色琉璃瓦为顶而下压蓝墙(代表国民党的蓝色)。其喻意就是民进党在台湾要永远镇压国民党,并且有蚩尤之魂为护佑;在蚩尤祠和炎帝庙中设莲位,供奉着历代日本天皇、历代朝鲜(韩国)君王。
          为什么在蚩尤祠和炎帝庙中要供奉历代日本天皇呢?因为日本是台独的后台,闹台独的主体是生活在台湾的日本皇民。如李登辉就公开宣称日本是他祖国。李登辉先加入共产党,后进入国民党,都是进行政治投机,企图依窃取政治权力搞台独;在台湾南部,到处都建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庙,每年小庙的活动都有大批日本人参加。所以,陈水扁的“总统顾问”、绿营尊称的“台独国师”、台湾著名的“第一大神棍”按着陈水扁的指示,投入重金建蚩尤祠、炎帝庙,以及所谓的“黄帝殿”,为台独“作法”,就自然要供奉历代日本天皇,这就使原本只是严重歪曲历史事实的“三祖文化”,于无形之中嬗变为实实在在的分裂文化、汉奸文化。所以,有人将“三祖文化”所建庙宇与靖国神社做比较,认为涿鹿县的蚩尤祠、炎帝庙中供奉历代日本天皇,比日本的靖国神社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高级”多了,事情亦严重多了。

日本天皇莲位.jpg

(一)涿鹿县蚩尤祠和炎帝庙中供奉的历代日本天皇“莲位”
日本后西天皇圣位.jpg        日本明正天皇圣位.jpg

(二)各代天皇的“莲位”
朝鲜君王莲位.jpg
这是蚩尤祠、炎帝庙中供奉白朝鲜(韩国)君王“莲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家口新闻网 - 清水社区 ( 冀ICP备13000906号-1 )

GMT+8, 2019-5-20 20:47 , Processed in 0.0932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