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874|回复: 4

一部华北农耕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

[复制链接]
曲辰 发表于 2018-9-2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部华北农耕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
——读霍汉清先生新著《溪源记忆》有感
曲 辰


          读了霍汉清先生的新著《溪源记忆》,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对于这读后的感慨,不能不写篇短文说上一说。
          华北地区,一般指现在的北京、天津两市和河北、山西两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的地方,它是以自然地理条件而形成的生产、生活方式较为一致的地域,就连文化形式之一的戏剧都是梆子腔;溪源村,正处于这个地域的中心部位,是一个从山地海拔1500米、丘陵山地1000米、向河川区550米的过度带。而霍汉清先生的《溪源记忆》一书,就是以他在溪源村的十多年的生活经历为基础,将溪源村的农耕文化,从历史、地理、自然、景观、物产、生产、生活、风俗、习惯的各个方面,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娓娓道来,进行了绘声绘色的纪录,而这些生产方式、生产生活、文化用品等很多方面,由于历史的进步,大都是连历史博物馆都收藏不到的东西,先生用文字记述并配以大量图片的形式,作了生动活沷的介绍。所以,我以历史学研究的角度而言,这是一部华北农耕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从现在起,直至后世的人们,要想知道从前华北历的农耕经济生产、生活、文化如何,他就得认真地读一读《溪源记忆》了!
          溪源是个小村,但霍汉清先生则以他被下放到该村生活的亲身经历,以饱满的热情、细腻的笔触、娓娓道来、小中见大,将一部看似平凡、但却伟大的华北农耕历史有情、有趣、有序地展现在读者眼前:
          农耕的历史,从炎帝焚林垦荒烈山、舜帝耕耘历山写起,一直写到改革开放,其中关于人民公社一段,竟连评工计分机制、以及分值的形成都记录得明明白白,这是现代书海之中找不到的历史实录;
          在农耕地貌与适宜种植上,书中写了适宜旱地种植的谷子(粟)、黍子(秬)、高梁、玉米、白黑豆、黄豆、红小豆、白小豆、绿豆等,也写到了丘陵地区造宜种的莜麦、麦、土豆、油菜籽等,还介绍了适宜平川水浇地种植的小麦、水稻、白麻、红薯等,至于疏菜则有白菜、芹菜、韭菜、生菜、甜菜、芥菜、萝卜、豆角、茄子、西红柿、西葫芦、倭瓜、黄瓜、大蒜、芫荽、大葱等等。
          在农事活动中,从各种农作物的播春种方法、不同的夏锄管理、不同的秋收与冬藏,各种农活做法、各种农具使用、各种农作物品种的选育,都说细了,更说全了,并配以图片,都交待的清清楚楚,有板有眼,最巧妙的是,不是记流水账,而是于情趣妙言、事由娓娓道来、在可读性很强的一串串故事之中展开,这就是作者独具匠心的高超手笔。
          在农具的记述性介绍中,有木犁、三脚耧、砘轱辘、耱、铁耙、薅锄、镰刀、爪镰、扇车、碌碡、连、铡草刀、粪笸箩、土坯模、石杵等等,这些农具的使用历史,远的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多数能上溯到西汉。如:
          石杵、碌碡等始用于新石器时代,《易·系辞下》曰:“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断木为杵,掘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
          连耞,现代考古实物证明,早在公元前1300年前就已经使用,它有许多名称,如丫丫、掉花、罗枷等等。这说明连的应用是比较广泛的,而且很实用,受人欢迎。
          连耞,主要是用来脱粒。连也可以写成“连枷”。“枷”和“”是通假字,但也有区别。《集韵·麻韵》说:“枷,或作。”作为农具“连”的“”和“枷”是通假字,但是作为刑具,只能用“枷”,因此,“”只能用于农具“连”。
          对于连的记载,《说文解字》说:“,击禾连也”,“也,从木加声。淮南谓之”;东汉郭朴注:“今连架,所以打谷者”;东汉刘熙《释名·释器用》曰:“枷,加也。加杖于柄头以挝穗而出其谷”;元·王祯的《王祯农书》说:“用木条四茎,以生革编之,长可三尺,阔可四寸。又有以独挺为之者,皆于长木柄头,造为擐轴,举而转之,以扑禾也。”
          连的结构虽然简单,但它则是机械与力学的完美结合与应用。各地的连杆长度都差不多,一般都在七尺左右,连扇子有些不同,有的用木板,有的用木棍,有的用竹条,但原理都是一样的。使用时,双手一上一下紧握连杆用力扬起,使安装于连杆头上的连扇子通过与连头部相连的旋转轴,在空中旋转并产生离心力,然后就势按下连杆,使连扇子猛力击打铺在打谷场中的谷物上,使其脱粒。虽然,我们用纯文字解释这么多,或许还有读者搞不太明白,而霍汉清先生,用很短的文字配上一幅使用连打场的照片,就使读者对连的使用了如指掌。宋代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中《秋日田园杂兴(十二首)》之一云:“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这首诗写的就是秋天收获后,打稻谷的场景,以表达作者对丰收的喜悦和对劳动的赞美。
          三脚耧,是西汉武帝末年,我国著名的农业科学家赵过在二脚耧的基础上改进而成的春播农具,使用这种三脚耧播种,可以将开沟、下籽、施基肥、覆土、一次完成三垅种植,在三脚耧后紧跟着拉砘轱辘镇压保墒,则一天可完成百亩春播作业。这种农具一直用到现代播种机普遍推广使用之前;再如扇车,那是远在西汉时代就已普遍使用的机械型秋收器具。扇车,有手摇、脚踏两种,是使用轴承旋转木制风叶,人工制造定向风力,吹去谷壳、谷秕、草棍之类杂物,使谷物分出饱满、瘪等级的木制机械;
          而为农业生产服务的木匠、石匠、铁匠、钉锅匠、泥瓦匠、席匠、荆编匠、商店、旅店、豆腐房、医疗点、石碾、水打磨,在《溪源记忆》一书中,都作了有趣的介绍。
          水打磨,也称“水推麿”,是虞舜帝故乡一种特有的米面加工机械,它是利用流水落差产生冲击力,先带动一个大的立木轮在其固定轴上旋转,然后利用立齿轮拨动卧齿轮在固定轴上旋转,并由此而带动石磨盘旋转,以达到磨碎谷物成粉的过程。所以,水打磨的磨房一般都建在山坡上。水打磨在舜耕耘的历山、舜都潘城都有,霍汉清先生所描写的水打磨,就介绍的是历山脚下溪源村的。按现在普通的说法,水打磨始创于汉代,事实上,依舜帝故乡所存在的使用历史,它的发明远在汉代之前。宋代诗人的“圆石磨边转片时,晴雷隐隐玉云飞。龙身带入波涛里,化作清风去不归。”就说的是水打磨。
          在农时节令、山乡习俗中,春节、破五、元宵、添仓、二月二、三月三、三月十五、四月十八、端午、七夕、中元节、中秋节、重阳节、腊八、祭灶、男婚女嫁、生儿育女、丧葬殡仪、各种忌讳,《溪源记忆》一书也都写到了,这些事情,博物馆里是很难收藏得到的。
          通过衣裤、鞋帽、被褥、饮食、居住、行路、照明、厨具、取暖、卫生、休闲娱乐的变化,则如实地反映了中国华北农村的历史的进步,这些变化,是很少有人进行历史记录的,也是很容易淡忘的,《溪源记忆》一书,则给我们保存下了一部民俗变化史!
          至于溪源这个景色秀美之地的独特自然景观,霍汉清先生在书中的描述,更是饱含深情、如数家珍、绘形绘色、极具历史典故了,如:笔架彩霞、龙门叠翠、魁楼夕照、历山朝晖、牌坊古院、龙潭楼影、水磨山岚、古庙戏台等等,读之如进画中,如入历史,如读辞赋,使人如醉如痴!
          霍汉清先生的《溪源记忆》之所以能写得如此之好,其原因正如谷新声先生在此书的《序》言中所评论的那样:霍汉清先生从十岁时被从城里下放回农村劳动,“他告别了城市的喧嚣,带着农村孩子所没有的困惑,经历了浴火般的历练,铸就了沉稳冷静、不怕吃苦、积极向上的品格。在这里,他远离了城市的安逸,学到了书本上没有的知识,在艰苦的生活中学会了播种、锄耧、收获、打柴等农活,掌握了编筐、编席等传统技艺。在这里,他走遍了村里的山山水水、沟沟壑壑,与这块土地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感情。”带着这种难以割舍的感情写自己经历的事情,自然就会感到事事有情、有趣,事事都想写,于是就写出一部包罗农村生产、生活万象的书,写出了一股浓浓的农耕生活历史情趣。我说,《溪源记忆》所记录的,是一部华北农耕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这可能是作者始料未及的事,也是霍汉清的文友们所想象不到的事,但这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


 楼主| 曲辰 发表于 2018-9-3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一部华北农耕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



溪源记忆.jpg


张家口起名 发表于 2018-9-7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书,不知在哪里能够买到?
 楼主| 曲辰 发表于 2018-9-24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家口起名 发表于 2018-9-7 07:31
好书,不知在哪里能够买到?



   给作者霍汉清先生打电话购买:1512730515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家口新闻网 - 清水社区 ( 冀ICP备13000906号-1 )

GMT+8, 2018-12-10 13:21 , Processed in 0.11054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