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742|回复: 1

[咨询] 《中华因何祭轩辕》一书连载之第15至16节

[复制链接]
曲辰 发表于 2018-5-24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曲辰 于 2018-5-24 10:33 编辑


第十五节:国家祭祖与郊祀的重要区别


        古代的国家祭祀活动是很多的,正因为如此,后世批判了传统文化,就不了解历史,常对祭祖与郊祀混淆不清,由此,有些人就曲解历史、否定历史而振振有词。比如,举《礼记·月令》中关于五郊祀中记载的“五帝”名称,与《史记》中的五帝名称不合,就否定《史记》,说历史上没有一个实际的“五帝时代”,就是典型的以自己糊涂而硬充明白的例子。至于目的是吹捧因叛乱而被轩辕黄帝镇压了的蚩尤,硬拉上炎帝而凑“三祖”者,不分国家祭祖与郊祀的重大区别,硬要将古代的郊祀与国家祭祖混为一谈。所以,这里就有必要介绍一下古代帝王祭祖与郊祀的重要区别。
        古代国家祭祖,每五年举行一次的称“禘”,由执政的帝王率文武群臣,在国家举行各种重要庆典的“明堂”中设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这五帝的牌位享祭,设执政帝王的有功于国五位祖先牌位陪祭。尔后,再分别到五位近祖、五位远祖(即五帝)的葬地庙中举行祭礼;三年举行一次的祭典谓之“祫”,也是先在“明堂”中以五位近祖陪五位远祖享祭,然后再到执政帝王五位近祖葬地庙中祭拜,但是却不用再到五位远祖葬地庙中举行祭典;一年四季的祭祖,不在明堂中举行,而是直接到本朝五位近祖的祖庙中进行祭祀。
        所谓郊祀,是天神,地祇、人鬼的一揽子祭祀,主要祭祀对象是天神。这里说的天神,既不是汉代以来才有的“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之类道教神仙,也不是宋代以后才有的“玉皇大帝”统帅道教系列诸神,而是星宿之神。并且是要做到五方、五色、五音、五味、五行、五官与四季、四象相配。此介绍如下:
        北郊之祀
        “北”字,图形文字画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2.gif”,甲骨文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4.gif” 金文之形是“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6.gif”,小篆书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8.gif”,变化一直不大,实以两人相背,假借而言为方位之“北”。
        古人以北为极、为正,故帝王正大位,便曰“面南称帝”。此,亦实由北半球造屋宇,必面南向阳以为上而为之正。而当北风吹起,日照南移之时,便昼短而夜长。特别是到了冬至之日,在一年之中是日照时间最短而夜间最长的一天。日短而夜长,总体上表现为天色幽暗,故又以五色中的黑色为代表北方的方位之正色。
        在我国,商周之前就存在着一种原始的、朴素的唯物辩证思想,即《易》道哲学思想。认为“有天地,分阴阳”,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中,无不包含着两个既互相对立、又互相依存的阴阳势力,这阴阳两种势力的相互消长促进事物发生变化。例如水为寒,古水字之造,由《坎》卦卦画而成,其爻画中内阳而外阴,初寒之时阴长而阳隐,寒极之后,便阳动阴消,“冬至一阳生”,此之所谓。由是,便以五行之中的“水”代表北方。
        北方在十天干中以“壬癸”为代,此所谓“壬癸水”者;四时之分,自然是以“冬”为象。《洪范》言:“一曰水”,一为奇数,为阳,故北方之正数为一阳。中央控东、西、南、北于其“中”,故其正数为五。以北方正数之“一”与中央正数之“五”相合得“六”,故北方副数为“六”。
        因为中国地处北半球,北方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在星空分布像龟蛇交缠之状。黑色谓之“玄”,龟身带甲,具就有武士之象,因此,四象中的北方星象,就称之为“玄武”;而在五味之中,“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①,调和五味以甘滑,故味以咸代北;北方的天神为“黑帝汁光纪”。在历史上的五人帝中,“颛顼都帝丘,其地北至幽陵”②;古水官之正称之曰“玄冥”。
        《周礼》规定,冬以壬癸之日祀北郊,所祀的对象为:天神黑帝叶光纪;斗、牛、女、虚、危、室、壁七星宿,即四象中的“玄武”一象;以
——————————
    ① 《周礼·天官冢宰·医师》。
    ② 《通典》等所载。


五帝之一的帝颛顼、古水官玄冥配祭北方天神汁光纪。玄冥,是少的后代中的“修”和“熙”两人,玄冥为古时水正之名。修、熙生前为水正,死后被尊为水神。
       北郊之祀以冬季之壬癸日举行,届时,天子穿黑衣,仪仗用黑旗,祭礼用玄玉,食物用咸味,奏乐以羽音,器物用六数……
       北郊郊祀的地点,是在帝都北城之外六华里的地方①。起土为坛,烧柴升烟为号,以报告诸天神前来享祭。
        南郊之祀
        南字,甲骨文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0.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2.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4.gif ”等,金文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6.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8.gif”,小篆书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20.gif”。今人研究甲骨文字,认为甲骨文的南字,似一龟甲及头部之形貌,言龟居之穴大多朝南而面向阳光,古人是以此现象而造南字的。汉人许慎说:“草木至南方而有枝任也,”《汉书·律历志》云:“太阳者,南方任也。阳气任养物,于时为夏。”因此,我们认为:甲骨文之形,或也可视作田垅上禾苗始生枝叶之状。因为,人们对气候变化给予农作物生长的影响,历来是比对任何事物的观察都更加看重的。
        我国地处北半球,一年四季之中,都是面南而望日。立夏之后,太阳北移加快,田垅上的禾苗由此而才离开地面,蓬勃生长而枝叶茂盛。在地理位置上,亦为越往南走而气温越高,越往北走气温便越低。于是,古人便以五行之中的“火”代表南方,火色赤,故五色之中以“赤”色为代表南方之正色。
        南郊之祀,主要是祭祀南方诸星神。在配祭的人祖上,五帝之中任何一帝,其帝都都不在南方。好在,轩辕黄帝的同父异母弟弟姜榆罔,曾经是有熊国行政首领,其职称曰“后”,后世也比照黄帝,称其为“赤帝”、“炎帝”,曾在黄帝一统神州大地之后,封其为缙云之职,主政于南方,死于湖南。炎帝因为其在任职为有熊国行政首领期间,发动过夺权性质的阪泉之战,在黄帝肇造神州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制度后,虽主政于南方,但
——————————————
   ① 《礼纬·含文嘉》。


不为君,实为臣,历代帝王祭祖中都轮不上他。如此,在不是祭祖而是祭祀星神的郊祀中,古代帝王们就以夏季“丙丁”之日祭南郊,届时以炎帝配“南方赤帝赤怒”,以朱明或祝融陪炎帝,进行祭祀。
        朱明,《尔雅·释天》曰:“夏为朱明”。《汉书·礼乐志》载《郊祀歌·朱明》:“朱明盛长,敷与万物。”看来,朱明即为夏季的代称;祝融,本帝喾之时的火正,即主管烧制陶器的官员。大约祝融是一位工作负责、带头参加集体生产劳动,而且又有发明创造的官员吧?所以,有的书籍言其史事便有所夸张,说他烧制陶器之时,连鼻孔之中都能喷出五色烟气来!这种对他夸张性的称赞,就带有几分神话色彩。只是不知道他是由人们的过分称赞被尊为“火神”的,还是被后人尊为“火神”之后,生发出这种夸张性称赞的。
        南方,在十天干中以“丙丁”为代,于五行由火而表,此即“南方丙丁火”之所谓。“二曰火”①,二为偶数,属阴,故南方正数为二阴。以南方正数二与中央正数五相合得七,所以,南方副数为七。南方的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在空中分布,看上去象隻展翅高飞的雀形,故谓其象曰“朱雀”。南方表夏,热极则苦。
       所以,夏以“丙丁”之日祀南郊,所祀对象为天神赤熛怒、朱雀七星宿、以炎帝配祭、以火正祝融相陪。举行郊祀之时,天子穿赤衣,仪仗用赤旗,祀品献赤玉,供品以苦味,乐奏以征音,数用七。
       郊祀地点,在帝都城南七华里的地,起土为坛举行②。
        西郊之祀
        “西”,甲骨文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22.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24.gif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26.gif”等形状,既像落叶,又像鸟巢。小篆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28.gif”,许慎释此曰:“鸟在巢上也,象形。”飞鸟归栖而将入巢之时,正是一天当中红日西沉之时,是与日出东方相对的方向。所以,“西”字的读音也由归栖之“栖”而来。隶书将“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28.gif”字的鸟形拉长为一横,将鸟巢
—————————————
    ① 《尚书·洪范》。
    ② 《礼纬·含文嘉》。


之形变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30.gif”,这就演化成今天的“西”字了。故,西字之始造,正取“日没鸟投林,归栖巢上宿”的自然现象。
        而自然现象中,西风吹起之际,又正是秋天的收获季节,田野中到处呈现出一派黄金之色。所以,西风亦被称为“金风”。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古人便以五行中的“金”来代表西方。金色黄,按理,以五色命五方,当以黄色代表西方,似也可祭轩辕黄帝于西郊。但,轩辕黄帝始立国家制度,设典章而治天下,是华夏文明之始祖,是不可屈居西位的。又,古以帝王所居之邑而言中,称中土,所以不仅祭轩辕黄帝应在中央之土,就连西方之代表色也不能夺黄而只可曰“白”,西方天帝也只能称白帝,名曰“白招拒”。
        那么,以谁来配西方白帝白招拒而享祭呢?人们便选了黄帝之子青阳。青阳居穷桑,都曲阜,为别于太皞而称少皞。史传其有金德,号金天氏。其曾孙契,是商人的先祖。少皞的后代中有位叫胲的人,官为金正,后世尊他为金神,这就是蓐收。在我国的商代,青铜的冶炼和铸造有过一个飞跃性的发展,大约这与商先祖重视冶金有关。正因为这些原因,古代的帝王们祭西郊,便以少皞配西方天神白帝“白招拒”,以蓐收作陪。
       蓐收后来又不知怎么演变为秋神,也就是收获之神。说不定蓐收这个秋神的称号,很可能又是人们以帝王们秋祭西郊而附会出来的。
        西方的天干为“庚辛”,五行以“金”表,“四曰金”①,“四”为隅数,属阴,故西方正数为四阴。以“四”与中央正数之“五”相合则得九,九为奇数、为阳,因此,西方副数为九阳;在星野之分中,西方二十八宿之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在天空中的分布构成的形状象隻老虎,西方代表色为“白”色,由此,称西方七宿之象之曰“白虎”;其所郊祀的对象为:天神“白帝白招拒”。至于人鬼,实在没法选,在国家祭祖中因为未称帝而被排除在外的少皞,此时有了用场,因为西方在五行中为“金”,而少皞虽一生住在山东,但史书称其为“金天氏”,所以,郊祀西方,就由
———————————
    ①  《尚书·洪范》。


配天神“白帝白招拒”享祭了。五官之正,就用古金正蓐收作陪。
       所以,秋以“庚辛”日祀西郊,享祭者为天神白帝白招拒,白虎七宿,人鬼少皞,金正蓐收。天子届时衣白衣、仪仗用白旗,献礼用白玉,乐曲奏商音,食物以辛辣之味,物数用九。
         起土为坛,升烟为号的郊祀地点,在帝都城西之外九华里的地方。
        东郊之祀
        東字,《说文解字》曰:“动也,从木。”段玉裁注云:“日在木中曰東”为什么“日在木中”而为東呢?古人认为,日出东方,万物滋生,而东风吹拂大地之时,草木萌动,冒地而生,方有草木之长。故,木字的图形文字原是一棵树木之形:“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32.gif”。甲骨文简化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34.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36.gif ”,金文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38.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40.gif”,小篆变作“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42.gif”,楷书成了现在的形状“木”。日字,甲文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44.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46.gif”,金文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44.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48.gif”等形。故“日在木中”,以日和木相合而创造出東字,甲骨文就成了“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50.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52.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54.gif”的形状。以東字形声,以两个人四只手的图形示义,而组合成“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56.gif”,即是动字的原文。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古人便以五行中的“木”来代表东方。日出东方,光照大地,草木萌动,冒地而生,使大地呈现一派青翠之色,这便是春天的特征。所以古人又以五色中的“青”色做东方的代表色;
        代表东方的十天干为“甲乙”,五行以“木”称。“三曰木”①,“三”为奇数,为阳,故东方之正数为“三阳”,谓之“三阳开泰”。以“三”与中央正数“五”相合得“八”,八为隅数,属阴,是东方之副数。东方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在天空中显现如“龙”之形象。春天一到,万物生长,满目青翠,故东方代表“青”色,亦将此象称“东方青龙”。其享祭对象为东方青帝“灵威仰”。至于“人鬼”之选,在秋祀西郊中,将本不居帝位、而又居少皞(地当今之山东)的青阳,以其有“金德”,让其在西方配祭了,那么,在春祀东郊之中,人鬼之选就颇费周折。因为实在已无先帝可选,就以与“少皞”这一方位性地域名相对应的“太皞”充作一
——————————
① 《尚书·洪范》。


“帝”,以配天神青帝而享祭。其五官之正为古之木正句芒。春以“甲乙”日行东郊之祀。届时,天子衣青衣,展青旗,献青玉,用酸味,数以八,音用角。
            东郊举行郊祀的地方,是帝都东城之外八华里之处。
        祭中土
        中央在五行中为“土”,十天干为“戊己”。“五曰土”①,以中央土之正数五上应于天,则五与五得十,十为偶数,为阴,为中央之副数。
        祭中土亦在夏季,在西南郊,所祀者为中央天神黄帝“含枢纽”,以中华民族文明始祖轩辕黄帝为配,土正后土为陪。届时帝王于“戊己”之日,率文武百官,衣黄衣,载黄冠,举黄旗,献黄玉,用甘味,数依五,奏黄钟之宫以祭祀“中央中土”。
        郊祀中土的地点,是在帝都城外的西南方位五华里处。
        上述将阴阳、五行、五色、五味、五音、五方、四时、四象二十八宿、五天神、五人鬼、五官正结合起来,而形成的郊祀制度,在《周礼》、《尉缭子》、《六韬》、《管子》、《左传》和《礼记》、《吕氏春秋》等古籍中,都有不同侧重的记载,并不是甚么难以见到的历史资料。
        从上面的介绍中,我们就可以知道,古代的国家祭祖与郊祀是有着重要的区别的:
        第一,祭祖,是祭肇造国家制度的帝王,而且在人品、功德上有具体的、严格的要求;而郊祀主要是祭四象二十八宿星神。所谓北方黑帝“汁光纪”,是水星星神的一个别名。南方赤帝“赤熛怒”是火星星神的一个名称。西方白帝“白招拒”,是金星的名称。东方青帝“灵威仰”实际是木星的一个名称。至于中央天神黄帝“含枢纽”者,则是土星星神的一个名称。为了搞五方、五色、五音、五味、五行、五官与四季、四象相配,在配祭天神“五帝”方面的选项上,就东拉西扯,搞凑合了,五位之中的太暭、少暤、炎帝是凑数的。西周已改五音阶为七音阶,而在周之郊祀之制中,
——————————
    ① 《尚书·洪范》。


为与众多的“五”数相合,仍言五音,此亦与实际历史不相符合。
       第二,祭祖是在国家举行重大庆典的建筑物“明堂”和祖庙中举行的;而郊祀举行的地点,则是在荒郊野外,起土为坛,烧柴升烟为号告知四象二十八星神等齐来享祭。
        所以,对古代的祭礼不了解,用郊祀来解释历史,表面看上去亦“引经据典”,而实质上则是胡说八道。同样,将古代郊祀中夏季祭南郊用以配火星星神的南方赤帝赤熛怒的炎帝,当作国家“文明始祖”是错误的,是不懂历史、不知礼制的笑话。
        在近五千年的国家祭祖中,从来没有炎帝。

 楼主| 曲辰 发表于 2018-5-24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曲辰 于 2018-5-24 10:32 编辑




第十六节:炎帝非“神农”


        由于汉代以来破坏了古代的史官培养和述史制度,导致了附会、曲解历史现象的增多,刘歆、班固、皇甫谧等一帮歪曲历史的荒唐观点便盛行起来。“炎黄”一词的出现与流行,就给中国的历史解释造成了很大的混乱:因为中华民族祭历史上的轩辕黄帝为“文明始祖”,于是,就有人说炎帝是“神农”,在黄帝之前,同样是“人文始祖”而进行祭祀。而河北省涿鹿县的前县委副书记任昌华,为了发展本县的旅游事业,更提出什么“炎帝、黄帝、蚩尤三祖文化”的口号,利用行政资源在海内外滥加宣传,进行对蚩尤的祭祀,从而在国内外掀起了一股炒作历史反面人物,颠覆传统历史文化价值观念,曲解中华民族历史的风潮。
        所以,我们有必要对炎帝是否为“神农氏”进行一点正本清源的辨析:
        炎帝非神农。神农,同“有巢”、“燧人”、“伏牺”一样,是先秦史家追述中国原始社会发展史中,依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不同历史阶段,在生产、生活上所出现的不同历史特点而命名的时代划分名称,而非具体的历史人名。“神农”之所指,是继“伏牺”之后,社会生产全面发展到以农耕经济生产为主要特点的历史时期,在时间上它相当于距今八千年以来到五千年左右的历史阶段,也就是轩辕黄帝肇造国家制度之前的历史阶段。当然,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时候,其社会发展进步,都不是一刀齐,在不同的地域,其进步总是存在着快慢之分的。就中国历史上农业生产的发展而言,按现在考古发现的历史证据表明,桑干河流域进入农耕生产时期,在距今一万两千年左右;若以全国各地普遍进入农耕生产的时间而计,是在距今七、八千年左右的历史上。故,《尸子》云:“神农氏七十世”。七十世者,也只是一个约略性的估计年代。《吕氏春秋·审分览·慎势》曰:“神农十七世”。《尸子》成书在前,《吕氏春秋》撰写在后,此或误抄“七十”为“十七”所致,或以为言以“七十世”而太久,而又改之。《礼记·曲礼》孔颖达疏引三国时谯周之语,则又是一种说法,言“神农至炎帝一百三十三姓”。今人读此,或者会感到奇怪:为什么古人谈及“神农”,会是一人一个说法呢?其实这也本不奇怪。对于人们知之不详的原始社会历史,有一些探讨性的说法并不稀奇。就像现在,言及古史分期,社会发展史研究者,常用“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文明时代”之词以作历史分期;古人类学家用“直立人”、“智人”、“现代人”作分期;考古学家则用“旧石器时代”、“细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为分期。具体到各个学者、各种著作的认识又不尽一致。这对于研究而言是很正常的。现在,依考古发现的大量证据言,《尸子》所言的“神农氏”历史时期有“七十世”之久,应该说,大体上是比较正确的。古人习以三十年为一个世代,七十世代该是两千多年,换言之,《尸子》之说是将距今七千多年到黄帝肇造国家制度之前的这一段历史作为“神农氏”历史时期,这应该说是比较接近于客观历史实际的正确说法。
        “神农”是历史时代名,而非具体的历史人名。对于这一点,中国产生最早的古籍《山海经》也是一证。《山海经》保存的上古史料,应该说是最多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遗址、历史人物葬处、山川、河流、湖泊、古代的物产、飞禽走兽,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对于古代具体的历史人物,如黄帝、炎帝、蚩尤、颛顼、帝喾、唐尧、虞舜等,都有记载,它就是没有“有巢”、“燧人”、“伏牺”、“神农”这样的历史时代名称。由此可见,编造“炎帝神农氏”这样不伦不类的名称,是多么的荒唐!
        正因为“神农”是历史时代名,而非具体的历史人名,所以,在先秦众多古籍中,都有着明确的区分。这就是,谈到“神农”称“世”,说到黄帝、唐尧、虞舜 等谓“时”。例如:《庄子·盗跖》:“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商君书·画策》:“神农之世,男耕而食,妇织而衣”;《史记·五帝本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春秋时,齐桓公已成霸业,欲效帝王行封禅,管仲情知封禅做大,对桓公不利,直理以劝,桓公又不会听从,就灵机一动,将虙羲、神农等一些历史时代名临时“拉”来以充作古帝王,编造“受命”、见“祥瑞”、方能行封禅的说法,以此而难桓公,也并未将神农与炎帝合而为一:“管仲曰:‘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昔无怀氏封泰山,禅云云;虙羲封泰山,禅云云;神农封泰山,禅云云;炎帝封泰山,禅云云’……”①
        中国自古为礼仪之邦,行文述事须分上下长幼而不可以乱言。古史黄帝、炎帝并提,总是黄帝在前而炎帝在后,从来未有黄、炎颠倒而作“炎黄”者。因何?黄帝为兄,炎帝为弟,此其一;黄帝姓姬,在少典谓之嫡出。炎帝姓姜,在少典视为庶出。此其二;黄、炎在有熊虽同为军、政首领,然涿鹿之战后,炎帝争权欲分裂有熊,是为不德,因有阪泉三战之败。此其三;黄帝此后东西南北“以战去战”,一统神州,建立文明的国家之制后,虽仍使炎帝主政于南方,但实际上受封“缙云”之职,已为臣属而不为“帝”。此其四;对于肇造国家文明之制,施行文明教化,发展科技,如统一文字、发展医学理论、制定法律、音律、历法等各方面,炎帝的贡献都远难与黄帝相比。此其五。因此,中国历朝历代举行国家祭典,都是将黄帝列入大典的五年“禘”、三年“袷”之中,以历代帝王之祖相配而享祭,炎帝则无此殊荣。炎帝只是在一年四季的天神、地祗、人鬼一揽子郊祀之中,配南方天神——赤帝赤熛怒、四象中南方朱雀一象的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星神、以及古代的火正而享祭。唯其如此,古人黄炎联述,从来都作“黄炎”而从不称“炎黄”,只在刘歆、班固、皇甫谧等人的笔下,才有了颠倒的“炎黄”之辞。谓之不信者,请观史实:
        《国语·晋语》:“昔少典娶有蟜氏,生黄帝、炎帝”;
        贾逵注:“少典,黄帝、炎帝之先”;
               虞翻、唐固注:“少典,黄帝、炎帝之父”;
        《国语·周语》:“夫亡者岂繄无宠?皆黄、炎之后也”;
———————————
① 《管子·封禅》。


        韦昭注:“鲧,黄帝之后也。共工,炎帝之后也”;
        《左传·昭公一七年》:“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此文所载,乃郯子之不详历史的荒唐语,我们引此,是因其祖述“黄、炎”尚有长幼之序而未乱;
        《吕氏春秋·荡兵》:“兵所自来者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
        《新书·益壤》:“黄帝者,炎帝之兄也”……
        炎帝非“神农”。炎帝是具体的历史人物,神农是一个历史时代名称。这个问题举凡认真研究历史的古今学者,认识都是一致的。因此,罗琨就说:“在先秦文献中,凡黄帝连言的炎帝或炎,均置于黄帝或黄之后”;“神农一语最早见于晚周,主要用于表示一个历史时代……神农氏时代包括了从原始农业的发明到取得初步发展的漫长历史,它的上限甚至可延伸到农业前夕。”①
        那么,所谓“炎帝神农氏”这种不伦不类的称谓,又是怎么造出来,而又讹传至今的呢?此中,有三个不懂历史而强述历史的人物,这里不能不提他们的大名:
        第一名,是西汉末年的刘向之子刘歆
        刘向幼年就受到了汉武帝迷信鬼神、言及黄白之术等杂书的影响,这些书是刘向之父治淮南王狱时得到的。宣帝时又欲仿效汉武,刘向言“黄金易成。上令典尚方铸作事,费甚多,方不验,上乃下更生(刘向本名)吏。吏劾更生铸伪黄金,系当死。”②,刘向之兄赎其罪,才留得了一条性命。刘歆,是刘向诸子中最喜读书的一个,然其自幼所读之书,皆为家存的杂谈鬼神之类荒怪书,常会提出一些连刘向也回答不出来的怪问题。王篡夺西汉帝位,就靠得是刘歆的谋划,因而被王莽封为“国师”③。刘歆先为王莽谋,做了个“假皇帝”,进而又靠造图谶“赤帝行玺某传子黄帝金
—————————————
     ① 罗琨:《‘炎黄’、‘黄炎’与黄帝陵》,载《炎黄文化研究》1994年一期。
     ② 《前汉书·刘向传》。
     ③ 《前汉书·刘歆传》。


策书”的所谓“铜匮”天书,“言王莽为真天子”①。         
        刘歆的这种编造,就把赤帝(炎帝)说成是黄帝的父亲了,刘歆为了更进一步拍王莽的马屁,就进而索性将炎帝与神农氏合户造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炎帝神农氏”之称。
        第二名,是后汉的班固
        班彪、班固父子二人,原非史官世家,其之所以述史,是欲借以美化汉代帝王而获得政治好处。故班固曾因“私改国史”而下狱。此后,其弟班超上奏明帝,说明班家的述史意图,明帝取其所述之史稿而览,读后很高兴,这才任班固为兰台令史,让其述史的。
        无论古今,凡以述史而媚上,为美化当权者服务,就必然要歪曲历史。而此前不畏权贵、秉笔直书史事的司马迁,已将西汉历史完整地记载到了汉武帝之末,班氏父子欲美化汉代帝王,就必然要与司马迁对着干:说司马迁述史“是非颇缪于圣人”,其述史“甚多疏略,或有抵啎”②,其父甚至连司马迁蒙难受刑,也用来做幸灾乐祸的诅咒,言之为“大敝伤道,所以遇极刑之咎也!”③ 司马迁述史,对汉武帝抨击最烈者,莫过于武帝听信方士公孙卿胡编黄帝成仙不死,因而劳民伤财地大兴封禅一十三载,最后在振兵释旅途中,于涿鹿祭轩辕黄帝陵桥山,却看到了黄帝冢,这使武帝极为尴尬。于是,班固述史,一是将桥山笔移至陕北阳周县南;二是篡改武帝元封元年冬十月振兵释旅的行军路线,使其所记不经过涿鹿;三是凡武帝巡幸经过涿鹿县者一律不载,实在避不过者,就用“独鹿”之名以代;四是开列一个与其所述西汉历史没有丝毫关系的所谓《古今人表》,并自注以“炎帝神农氏”、“炎帝妃生黄帝”之类的胡话④;五是在《律历志》中塞入一个歪曲古史系统的所谓《世经》。如此,“炎帝神农氏”这个荒怪不
———————————
     ① 《前汉书·王莽传》。
     ②  班 固:《前汉书·司马迁传·评语》。
     ③ 《后汉书·班彪传》。
     ④ 《前汉书·古今人表》。


经的提法,就以“正史”的形式流播于世。
        第三名,就是皇甫谧
        皇甫谧“年二十,不好学,游荡无度…目不存教,心不入道。”①在其叔母苦劝之下,始学便“以著述为务,自号玄晏先生。”不久因患风痺疾而改学医。二十尚不学,中途又改行。读书杂乱,而不知分析,以著述为务,又欲示人以博学,如此就必走东拼西凑、杂相连缀、不足者兼以附会的道路了。然黄帝史事久远,历史上除司马迁有一个简略之述外,就很少有成系统的史料传世了。正因为如此,皇甫谧在杂相连缀的基础上,更加以附会的《帝王世纪》,就被世人当成了“宝贝”,其错误乃至荒唐之说,广为转述、流传也就不足为怪了!不信,我们可以以他对炎帝之述为例,作个简单的分析:
        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乔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②……   
                上面这短短的四十七个字,就是杂揉了《国语·晋语》所载晋大夫司空季子的附会,《前汉书·古今人表》及《律历志·世经》的胡诌,以及《孝经纬·钩命决》的编造而为其文。如此的《帝王世纪》还能有多少靠得住的东西?
         综上所述,炎帝非神农,并非什么复杂的历史问题,只要稍读古史书,便知分晓。

—————————
     ①  《晋书·皇甫谧传》。
     ② 《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帝王世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家口新闻网 - 清水社区 ( 冀ICP备13000906号-1

GMT+8, 2018-6-24 14:54 , Processed in 0.19093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