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00|回复: 0

[咨询] 黄帝的出生地不在新郑

[复制链接]
曲辰 发表于 2017-9-2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曲辰 于 2017-9-2 10:10 编辑

  
     曲辰按汉疆唐土先生问我参加河南巩义学术会议,是否对河南造假,说新郑是“黄帝故里”可有批评?言外之意对我的正直有所怀疑。因此,将我在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书中驳河南一篇发在网上,以示老朽从来不会说谎,也不吹牛之意

黄帝的出生地不在新郑


          我在《“有熊国”就是“青丘国”》一文中谈到,晋代,“年二十,不好学,游荡无度,或以为痴”,而“目不存教,心不入道”,①到患上了半身不遂重病后才立志著述的皇甫谧,其所著之《帝王工世纪》充满了穿凿附会和主观臆度。于今,河南新郑县为利用古史事发展旅游经济,就是依据了皇甫谧附会的河南新郑为有熊氏之墟、轩辕之丘,说新郑为“黄帝的出生地”,“黄帝故里”的。若究其实,则是百分之百的杜撰,而非史实。
         一、“黄帝出生于河南新郑”是百分之百的杜撰
           由河南省新郑县地方志主编刘文学先生编撰的《黄帝故里文献录》,在《黄帝生(居)于轩辕之丘》一节中,列举了76条所谓黄帝生于河南新郑的“历史证据”。这些所谓的“历史证据”能不能证明轩辕黄帝出生于河南省的新郑县呢?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历史典籍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记载。所谓“黄帝生于河南新郑”是百分之百的凭空杜撰。作者所列的这76条共分四类:
            第一类,是与黄帝“出生于河南新郑”毫无关系的史料。如其所录:“春秋,左丘明著《国语·晋语》:‘昔少典娶于有氏女,生黄帝、炎帝。’”此引录多出了一个“女”子,且未言黄帝出生于何处,这是一类为凑数的无效之证;
——————————
① 《晋书·皇甫谧传》。






                     第二类,是经过篡改了的所谓史料。如其所引:“战国,《竹书纪年》:‘黄帝轩辕氏,居有熊。’”
          《竹书纪年》的原文为:“黄帝轩辕氏,母曰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光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帝于寿丘。生而能言……元年帝即位,居有熊。” 作者所编,目的专一,就是专谈黄帝的出生地,在专谈黄帝出生地的书中,引用历史典籍,却对黄帝出生地的历史记载进行故意删除,这就是公然造假、贩假,而不是做学问的老实态度了。
             第三类,是当代官员视察新郑,按新郑县宣传口径的谈话。
严格地说,当代官员视察旅游工作,按地方宣传口径的谈话,作为历史证据,来为“黄帝出生于新郑”作证,很滑稽;
              第四类,所引大量依据晋代皇甫谧无根附会的地方志书所载“黄帝故里”说。其实,皇甫谧在《帝王世纪》中的附会,也还未把话说死。他是这么说的:
“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也。母曰附宝,其先即炎帝。母家有嬌氏之女,世与少典氏婚,故《国语》兼称焉。及神农氏之末,少典氏又取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郊野,感附宝,孕二十五月,生黄帝于寿丘,长于姬水,因以为姓。以上承火,位在中央,故曰黄帝。龙颜,有圣德,受国于有熊,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黄帝都涿鹿,于《周官》幽州之域,在汉为上谷,而《世本》云‘涿鹿在彭城’。今上谷有涿鹿县及蚩尤城、阪泉地,又有黄帝祠,皆黄帝战蚩尤之处也。……或曰:黄帝都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或言:故有熊氏之墟,黄帝之所都也。郑氏徙居之,故曰新郑矣。”
            皇甫谧的一连串说法,是杂相连缀各种附会之说,加以自己编造,所以就出现了一连串的错误:
          “寿丘”之说,是取自汉代神仙家言,自西汉方士公孙卿言黄帝成仙不死,神仙家们就以黄帝长寿而将黄帝的出生地“青丘”变称“寿丘”,又因山东有“寿丘”之邑,后人便按图索骥地将黄帝的出生地指向山东。这些附会产生较晚,就连早期的《河图稽命征》之说,虽已有神秘色彩,但也还没有将黄帝的出生地说成是寿丘,而是说:“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耀郊野,感而生黄帝于青丘”;
            “长于姬水”说,是采自《国语·晋语》所载晋大夫胥臣臼季为劝晋文公纳其侄之遗妻为目的的一种不懂古代从母得姓以别婚姻的曲说。
              皇甫谧言黄帝“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是从自己肚肠中搜刮出来的无知之说。“轩辕”,是因规定造车之制而得称。车之始造是并不分类的。黄帝定制分其为二:其一,是小车以供坐人,舆中竖一直木撑起遮阳光的如伞之物,称曰华盖①。其制,用一根独木连接于舆下之轴的中央为牵引,延伸出舆前而高扬,以搭于马背,此取其牵引木高扬之状而称“轩”;其二,是载物之大车,用两根直木做牵引,谓之“辕”,“轩辕”就是车的规制特点之总称。以“轩辕”而为名,具有特殊性的纪念意义。“黄帝”之“黄”是死后按其生前重视发展农业生产,敬天,爱地,亲民之德所上的谥号:土色黄,故谥称“黄帝”。“黄”为谥号,“帝”是职称,“黄帝”联称便为庙号。
             “位在中央,故曰黄帝”,是以周代郊祀之载而做的曲说,
—————————————
①  崔豹:《古今注·舆服》。
②  《黄帝经·十六经》。






历史知识可怜的皇甫谧,竟然连黄帝因重视农业生产,土地为黄色,而谥称“黄帝”这样的历史常都不知道。
             至于“有熊为新郑”说,则毫无一个字的历史根据。
            二、黄帝的出生地是青丘
             黄帝的出生地为青丘。青丘与轩辕之丘是一座古城,其遗址在今河北省涿鹿县城东南30公里的矾山镇三堡村北。此《山海经》、《归藏》、《周书》等记载,以证“青丘”地理位置之所在。在引证《山海经》之前,先对此书的性质、用途、可靠性、读法等,略谈一点我们的认识,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如何看待《山海经》记载古史事的真实性问题。
           《山海经》一书,在宋代以前被认为是古代地理著作;清《四库全书》将其划作小说类;鲁迅以为其是古之巫书;茅盾定其为神话书。然而,这些各种各样的认识都不确切,因为此都并非从历史、唯物、辨证、求实的科学研究中所得,而是一种猜测性的说法。
           《山海经》实为古代帝王遍封山川大地的实用书,由掌封禅之事的巫礼记录,而代代增加新的内容以成其书。封禁山川始于轩辕黄帝①。“封”是封禁自然资源,制止人为乱加开采造成资源浪费;“禅”,是起土为坛,举行祭礼为正式封禁仪式,置官吏以守,以示庄严而不可犯禁。后世又将祭祀历代帝王、先圣的发迹、死葬之地也增加进去。到夏代神道设教,推行愚民**,就逐渐演变成了显示皇权正统的一种遍祭名山大川、历代帝王、先圣、鬼神之举了。如此,巫礼们为了标注全国各地所祭对象,就以山脉走向为经纬,绘之以图,记之以文,分
—————————
①  《管子·地数》。






别记清古史发生之地,古代帝王所葬、古迹所在、祭祀方式、祭礼等级、独特物产、特殊民风、以及距离里程等。由于其为实用、实记之书,故其所记事物准确;由于是为巫礼所记,所以就有了一定的神秘色彩;由于历代都记,就有所增删,文字就出现了重复与残缺并存的现象;至于今人读之难懂,还有着古今植物、动物,存灭不同,事物称谓不同等各方面的历史隔膜所致……因而,我们读《山海经》,不能以经典之“经”理解其文,而应以“经过”、“途经”之经去理解“经”义;其所记史事、人名、历史先后相混,要细加区分;其中的“东、西、南、北”经之分,不能按地理方位去作理解,而是应以“1、2、3、4”先后章节去读,不然就会出现重大的理解错误;古代计程之“里”,其制很小,加之又不是以直线距离而计,而是按行经之途的路径绕行计算,所以,我们现在以其计程做参考,则其4里亦不足现在的1公里;同时,其“国”之所用,又多以“域”解,有的一处住宅就称之为“国”,如记舜之故居,就以娥皇、女英所居而称曰“女子国”:“女子国在巫咸北,两女子居,水周之,一曰居一门中。”其中的“巫咸”是承前记,以此而代指“灵山”。因此,对《山海经》一书所载古史事,不加研究而用,十有八九会出现错说。但是,只要你下它个十年八年的研究工夫,或许就会掌握到一把打开中国上古这座历史神秘殿堂的金钥匙。例如,《山海经》记载,轩辕之国北,有白民国:“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这样的记载今人读之很难置信,因为事涉“怪迂”。那么,当你结合上古历史、地理、物产、民族等仔细研究过这部《山海经》后,对此奇怪而又神秘的记载,就会不感到有什么奇怪之处:“白民”,是指黄帝后裔所形成的一个北方古代族群,以其全身**,身后披发不挽而作称,亦即“白氐”。此族后世迁徙向东北地方;“龙鱼”是“龙鱼陵”的省称。         其“陵”实指山,其山周围环水,水中产似鲤而非鲤的特产鱼类,叫做“龙鱼”,于是就称此山为“龙鱼陵”,“龙鱼陵”实即熊耳山,亦即“帝都之山”;“龙鱼”,即今古人类学家们所说的“泥河湾多刺鲤鱼”;“乘黄”即可以骑乘的黄色动物,今称“骆驼”;“背上有角”指的是驼峰;“乘之寿两千岁”是以黄帝长寿而作的一种臆度之词。后世不知古史者,依其奇异,以为是骐骥,称曰“飞黄”。如应劭言其“龙翼而马身,黄帝乘之而仙”之类的解释,就是错误的。
            现在,我们对“青丘”、“轩辕之丘”略作考证:
           (一)“青丘”地理位置考
          《河图稽命征》曰:“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耀郊野,感而生黄帝于青丘。”
          《归藏》载:“蚩尤出自羊水……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邱。”
        丘、邱无别。此两书所说之“青丘”,即《山海经》所载之“青丘”。其《海外东经》言:“朝阳之谷……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太平御览》卷七百九十引《山海经》之文曰:“青丘国,其人食五谷,衣丝帛,其狐九尾。”今本《山海经》中“其人食五谷,衣丝帛”变成了郭璞的注释。袁珂以为此“确是正文而误作注者”是正确的。《山海经·大荒东经》记:“大荒中……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
            青丘国,即以青丘为都的古国别称,实即“有熊国”;其国之人“食五谷”、“黍食”,是指其国以农耕经济生产为主。此中之“黍”与《楚辞·天问》中的“”是同一类北方耐旱农作物。“衣丝帛”者,是记其养蚕业发达,衣服很好,这同“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为一史事的不同角度之述。“白民”,史书也记作“白氐”、白狄,古居山西、河北北部,到了战国之际,白狄中的一支曾在河北北部建立过中山国。也有史籍载其曰“鲜虞”。“使四鸟”中之“鸟”字非指鸟,而实指以兽名为族称的族群,即“虎、豹、熊、罴”四族。如《史记·五帝本纪》中所记黄帝“教熊、罴、貔、貅、、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就与此同义,是指族称而非指兽类。
            《山海经·南山经》云:“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http://www.zhangjk.com/file:///C:/DOCUME~1/**I~1/LOCALS~1/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gif,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于东海。”
              箕尾之山指燕山,“东海”非指今之东海,而实指燕山之东的渤海。此中所谓“其尾于东海”者,言斯山西为头,东为尾,尾如脚而踩着“东海”。箕尾之山非以实际名称而记,而是以星土分野作指称。《周礼·春官·保章氏》言:“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史记·天官书》:“角、亢、氐,州;房、心,豫州;箕、尾,幽州。”《春秋元命苞》:“箕星散为幽州,分为燕国。”《淮南子·天文训》:“尾箕,燕。”
             星土分野,是以四象二十八宿之星在天空中的位置,与地上的地理位置相对应,用星名代指地理区域,以解决传承史事,经漫长历史时空,保证所述地理位置不误的一项措施。到了后世特别是汉代,这种以天文学研究成果标注地望的科学方法,就被方士们用以作天命吉凶之说的迷信活动服务了。箕、尾,指东方苍龙七宿中角、亢、氐、房、心、尾、箕的尾箕两宿。其中尾宿有星九颗,即天蝎座九星,古以天蝎座λ星为距星;箕宿有星四颗,即人马座四星,古以人马座γ为距星。
           《山海经》关于青丘有九尾狐之特产,也是真实的历史记载。《竹书纪年》记:“(成王)七年,周公复政于王……王如东都,诸侯来朝。”《周书·王会解》载“成周之会”时,诸侯来朝,外台西面正北方所陈列的贡物中,有“青丘狐九尾”。因此,晋代的郭璞有《九尾狐赞》,曰:“青丘奇兽,九尾之狐。有道祥见,出则衔书。作瑞于周,以灵符。”
             青丘之地,古代除了产九尾之狐外,还有飞狐、白狐。青丘之西的飞狐口就因地产飞狐而得名,是古太行八陉之一,汉代前后的著名雄关。飞狐口之北就是古之代国。春秋之际,齐桓公欲取代地,管仲献计曰:“代之出,狐白之皮,公其贵买之。狐白应阴阳之变,六月而一见。公贵买之,代人记忘其难得,喜其贵卖……代民必去其本(耕种)而居山林(狩猎)之中。离枝闻之,必侵其北,代必归之于齐。”于是齐桓公使人载金钱赴代谷之上,重金求购白狐皮。代王闻之,即告其相曰:“代之所以弱于离枝者,以无金钱也。今齐乃以金钱求白狐之皮,是代之福也。子即令民求狐白之皮以致齐之币……”结果,民不耕种而国失其本,离枝乘机入侵,代王不得已只好降齐①。
             为了说明轩辕黄帝的出生处,在此,我们以《归藏》、《山海经》、《周书》、《竹书纪年》、《史记》、《淮南子》、《春秋元命苞》、《河图稽命征》、《太平御览》等古籍之载互证,证明黄帝的出生地同杀蚩尤的地点在一处,即古籍所记之青丘,青丘在幽州而非豫州,是涿鹿而非新郑。
       (二)“轩辕之丘”今所在

————————————
①  《管子·轻重》。







            正因为青丘是有熊古国之都,所以,古籍才记载青丘为黄帝之出生地,也是杀蚩尤之处。“黄帝战蚩尤于涿鹿之野”,足证青丘在涿鹿。《春秋命历序》的记载,是又一确证:
            轩辕,有熊之子也。有熊,少典之国号。子,其裔也。兴于穷山轩辕之丘。轩辕之丘在穷山之西南。

           《春秋命历序》此载,在代代转抄中可能是抄错了一个字:轩辕之丘在穷山东南10公里,而非“西”南。青丘与轩辕之丘是一个古城遗址,在今河北涿鹿县城东南30多公里的矾山镇三堡村北。对此,我们可以通过许多方法进行验证。首先,我们可以从地名学研究的角度,依历代历史地理著作的记载进行对照,这种办法虽然琐碎,也很笨,但却实在,它比巧说有用。
             首先,我们看《山海经》的记载。《山海经》的记载,对轩辕之丘亦称作“轩辕之台”我们可依《大荒西经》、《海外东经》互证。此处,我们还须说明一个问题:《山海经》中的《山经》是以山脉走向为经纬而行记载。但《荒经》就不再是依山脉而记,而是按大地(大荒)用颇类于今天经纬线式的方式以记,是补以山为经而不能全载的一些缺漏事物。《大荒西经》的记载,是从青海湖以北,经内蒙古草原向东北的大兴安岭记述,在记述了轩辕黄帝后裔形成的“北狄之国”后,回笔南下。再经辽西山地,记载帝颛顼后代所居。然后过今北京市西北而达北京正西之灵山,由灵山向北,记载了“有沃之野”的物产、轩辕之国、穷山之南的“轩辕之台”,尔后再继续向西记述而回归青海。我们说明此情况后,就节省一点文字,从记述大兴安岭的“北狄之国”开始引录其文。其错、别、缺字用括号标出:
            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有芒(虻)山,有桂(子)山,有(瑶)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瑶)山,始作乐风……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丰、沮、玉门,日月所入。有灵山,巫咸、巫即、巫、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有西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民之国,沃民是处。(有)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凡其所欲,其味尽存。爰有甘华、甘、白柳,视肉、三骓,璇瑰、瑶碧、白木、琅、白丹、青丹,多银铁。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有)沃之野……有轩辕之台,射者不敢西向射,畏轩辕之台……有女子国……有轩辕之国,江(穷)山之南栖为吉,不寿者乃八百岁。
下面,我们再引《海外西经》的记载,以与上引《大荒西经》之载对照:
             巫咸之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女子国在“巫咸”北,两女子居,水周之,一曰:“居一门中”;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北”字应为“东”),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穷山在其北,(射者)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轩辕之丘),在轩辕国北,其丘方,四蛇相绕。(此)诸夭(沃)之野,(沃民是处,)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凤皇(凰)卵,民食之。甘露,民饮之。所欲自从也。百兽相与群居,在‘四蛇’北。其人两手操卵食之,两鸟居前导之。龙鱼陵居在其北,状如(鲤)。一曰“”。即有神圣乘此以行九野。一曰“鱼”,在夭(沃)野北,其状如鲤;白民之国,在龙鱼(陵)北,白身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这里,我们对此两经之记,分别进行一点分析和说明:
             第一,关于黄帝之孙生“北狄”的问题。
            黄帝之孙生北狄,现**古证明其为历史事实。《魏书·帝纪·序》曰:“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其后世为君长,统幽都之北广漠之野,畜牧迁徙射猎为业。”这便是中国古代历史上鲜卑族的由来。因为黄帝以爱地重土之德而谥曰“黄帝”,北人呼土为“拓”,谓后曰“跋”,故以“拓跋”为姓。这说明了古鲜卑族的姓“拓跋”,其意义就是标明为“黄帝的后代”,这是典型的纪事为姓。《魏书·帝纪·序》中,不仅载明了“始均”曾在尧时入仕,还记明了世代之数。1980年,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文物管理站的米文平先生等,根据《魏书·礼志》所载“魏之先,居幽都也,凿石为祖宗之庙于乌洛侯国西北”的史料,历经调查,终于在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西北10公里的大兴安岭北段顶巅东麓,找到了古鲜卑族的祖庙,并发现了北魏祭祖庙时的石刻祝文。其祝文“与《魏书》记载的内容基本相符,只是字句稍有出入。石刻起到了证史和补史的作用”①。
            考古的发现与研究,证明了《山海经》述史记事不虚。鲁迅说《山海经》属“古之巫书”是错误的。
             第二,关于“灵山”地理位置之记的准确性。
             灵山,在中华文明历史发展上,曾经起到过类似于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那样对科技文化促进的作用,然由于历史的久远,古籍的佚亡,便不被世人所知。而后世的仙家、佛家们则以历史传闻争相附会到灵鹫山、蓬莱山等。实际上它就
————————————
①  米文平:《鲜卑石室的发现与初步研究》,载《文物》1981年第二期。






是今北京市西的灵山。灵山有东、西两个高峰:东峰海拔2303公尺,现为河北省涿鹿县与北京市的界山,名东灵山;西峰海拔2420公尺,称西灵山,是灵山主峰。其峰顶有古代不知名的建筑物,今登之只见其遗迹。依屈原在《离骚》中多次提到巫咸“勉降以上下兮,求榘之所同”,以及《九章》中“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万变其情岂可盖兮,孰虚伪之可长”等句意,都讲的是灵山十巫之事,大约与研究古典哲学、制定法律、礼仪有关。古之巫者,掌礼、述史、为医、作乐、研究天文、制定历法、以易而研阴阳之辨。《山海经》所记轩辕之丘正南之灵山为十巫所居之处,大约为黄帝之际的一个综合性科学研究机构。

(此帖从涿鹿论坛转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家口新闻网 - 清水社区 ( 冀ICP备13000906号-1 )

GMT+8, 2019-7-19 16:36 , Processed in 0.12977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